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教育在线 门户 教育热点 查看内容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下)

2017-9-10 23: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4| 评论: 0

摘要: 原文地址: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下)作者:胡若冰Robin 在我看来阿波舞祭在日本是最像“狂欢节”的活动,例如德岛每年一度的这场盛会,几乎四国的每个人都会来以各种方式参与进来,毕竟表演者就有上 ...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在我看来阿波舞祭在日本是最像“狂欢节”的活动,例如德岛每年一度的这场盛会,几乎四国的每个人都会来以各种方式参与进来,毕竟表演者就有上万人的规模,真可谓是一场全民参与的狂欢。在所有这些表演团体之中,最受人们追捧的自然就是那些“有名连”,他们巡回演出在各个场地之中,可以说看任何一个收费场次都可以欣赏到精彩的表演。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在“南内町演舞场”看第一场演出,首先看到德岛有名连“天水连”和“扇连”,扇连的卖点在于她们使用表演的并不是“团扇”,而是色彩鲜艳的中式“折扇”,他们的舞蹈动作也因此有所不同,事实上在阿波舞之中稍有一些新鲜的尝试都很容易被人注意到,并且很有可能就会成为整个队伍的风格。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后面的“新ばし連”的出现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那是因为他们的赞助商是“日立化成”,而这间公司不仅仅高管亲自上阵,而且还带来了他们的明星代言人。当然后来我发现其实现场的欢呼声来源于坐在观众席上的一些日立员工,原来人家日本的节庆表演也有内部票这么一说,每个会场都会有企业采购大量门票给员工。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我见到第一个印象特别深刻的连是“阿呆连”,女踊り的舞蹈整齐一致,并且排练了复杂的队形变化,男踊り则表演声型并茂,从表情就能看出他们非常投入,事实上她们大概是我看到过的跳的最好的一只队伍。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随着天逐渐变黑,“娯茶平”这规模最大的有名连,他们的正式成员超过350人,成立历史超过70年。这个超级团队光是乐队就有上百人的规模,所有人都走进场地,能把整个舞场的通道占个满满当当,当前面舞者开始表演的时候,大部分乐队的人还在场地外面。娯茶平的赞助商是三得利,这个饮料大鳄的方阵全程喊着非常上口的英文广告词。娯茶平后面是一阵青春旋风,“鸣门高校”连的成员全部是在校大学生妹子,虽然人不多,但她们借由与众不同的动作编排赢得了大家的关注。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一个个连从人们眼前走马灯似的走过,我逐渐发现其实我所坐的“特别席”也并不是十全十美的位置,但最大的好处就是迎面走过来的舞者大部分时间都是面朝前方的,所以每个人的正脸都能看清楚,这些舞者都非常大方也非常投入,正前方几乎就是唯一有机会和表演者有点眼神交流的地方,大部分舞者都会配合长枪短炮的拍摄,给我一个灿烂的笑容。而S席的好处是可以近距离观看舞者走到场地中间时最用心最卖力的一段舞蹈,届时他们几乎离我们只有几十厘米远。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看了快1个小时之后,我们为了不要赶上散场蜂拥的人群,提前离场去赶下一场演出,“蓝场滨演舞场”距离“南内町演舞场”不过就是15分钟步行路程,但这一路至少走了半小时以上,这是因为天黑下来以后会来看表演的人基本上已经都到齐了,先前路过的“新町桥”如今已经人们为患,那阵势绝对超过北京庙会。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有意思的是,在这挤满了人的路上居然还有活动可以参与,组织者为了让更多人感受阿波舞的魅力,带领游客们在马路上跳起阿波舞。这个巨大的群众“连”从德岛站出发,由德岛职业棒球队的帅哥带领,沿着德岛市内最宽阔的大道行进至“阿波会馆”。成千上万人自发加入到其中,我们发现大部分看着像四国本地人的都能跳两下,即使不会跳的外国人,在短暂的适应之后,也逐渐能跟上大家的步伐。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蓝场滨演舞场”恰巧就在整个德岛此时最拥挤的地方蓝场滨公园里,会场前的广场站满了排队进场表演的舞者,而朝场内望去里面诚然已经High翻了天。我们这次也是费了好大劲才找到我们的看台,因为没有英文或者其他能看懂的标志牌告诉我们该去哪边的看台,一旦走错 差不多就要绕过整个场地兜上一圈。好在我们当时遇到一位从场地里出来上厕所的工作人员,及时给我们指了路。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在S指定席观看表演,和之前的“特别席”有完全不同的感觉,这就像是看现场的足球比赛,坐在上排包厢看比赛自然一眼尽览全场,球队的战术和整体状况一目了然。但真正的铁杆球迷更愿意坐到场边尽可能靠前的地方去,那样和球员更接近,感觉好像和自己支持的球队在一起战斗。看阿波舞也有这种感觉,尤其舞者会高喊洪亮的口号,非常有带动现场气氛的作用。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说到阿波舞表演里经常出现的那些口号其实也有讲究,这些口号几乎和这种舞蹈差不多一样古老。其中最著名的一句,也是最长的一句翻译过来是“舞也阿呆,看也阿呆,同为阿呆,不如一同跳舞”,这句话道出了阿波舞的来由。相传德岛藩主蜂须贺家政为了庆祝德岛城竣工,在城内外大摆宴席宽带百姓,喝醉了的人们手舞足蹈的跳了起来,不知道是谁就把这些酒醉人笨拙搞笑的动作归纳了起来(同手同脚被日本人认为是酒醉之人会做的事情),逐渐成为了德岛特别的“欢庆之舞”。这故事听起来似乎只解释了阿波舞产生的一部分因素,我觉得一种舞蹈能成型,被大家认识并保存到今天,不可能是只是一个瞬间的机缘巧合。

除了这句超级长的日语口号之外,听到最多的就是领头的女生喊“Yattosa! Yattosa!”,然后所有女舞者一起喊“Yatto-Yatto!”,虽然不明白这日文里的具体意思,但感觉这是非常女性化的喊号子方式,因为在男性舞者表演过程里从未出现过这两句。

看到这里,或许很多人觉得看阿波舞祭就好像是买票去露天场馆里看Show似的,其实不然。本地人不会每年都到收费舞场里去看表演,他们感受节日的方法更为随意,在街头吃吃屋台小吃,到免费的公众舞台坐下看看表演,顺便歇脚。事实上整个德岛有很多免费的舞场,其中最官方的是“両国本町演舞場”和“新町橋演舞場”,这种场地一般都是当地的主要商店街,这些地方看表演就像是吃流水席,看台上哪里空出来了,直接坐过去就是了。“新町橋演舞場”比价特别,就是之前路过时看到的那个水上的浮台。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这个小舞台无疑是较小规模舞连展示自己的绝佳地点,不过这里一般就很少见到有名连的踪影了,多的是很多人对阿波舞进行的创新和用来换取大家欢笑的卖力表演。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舞台上表演的人未必水平就不好,例如这里经常会有一些老年人组成的队伍,这些老头儿老太太可能都跳了四五十年阿波舞,举手投足都是老司机了。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这个叫“飒”的老年人连极为专业,她们表演到一半的时候,居然来了一段爵士乐配舞 ,之后还拿起了阿波舞表演里非常罕见的油纸伞作为表演道具。引得台下的观众一阵欢笑接着一阵掌声,大家都为这些老年人的矫健与用心所感动。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看了一会儿,觉得舞台小有舞台小的好处,收费舞场看起来是一场狂欢游行,而这里却更像是舞台表演,距离观众更近,让人觉得更有交流,也能非常清晰的看到他们动作的每个细节。有些连的表演就像是小品或情景剧,用情节带动人们的关注,有些演出者挖空心思在方寸之间做出惊人之举,例如拿一柄一人多高的大团扇给台下热得满头汗的观众送风。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这个舞台上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一组一看就是一群好朋友组成的连队,这群人由两部分组成,男的大部分操持乐器,年轻的女生则表演扇舞。虽然她们舞跳的并不是特别好,但仔细看这些人的装扮,不仅让人联想到日本流氓或上世纪末的暴走族。这些年轻母亲和小女儿都烫了极其张扬的卷发,妆画得也是极为妖冶,而男的则都梳着很江湖浪客的发型,表情样貌都特别像是黑社会打手。也不知道这群人到底都是什么来历,但她们欢天喜地的一阵张罗,表演效果竟出奇的有趣出位。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德岛欢天喜地的一直热闹到深夜,临近火车末班车的时间,我们终要打道回府,返回高松市。火车时刻表支配着日本人的作息习惯,因此很多日本人也开始散去,纷纷朝着火车站方向走去,除了观众游客之外,这些踏上归途的人有很多都是舞者,这些人从日本各地聚集而来,一年一年一代一代的为这座城市续传它的血脉。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转载]日本东西—德岛的日本“狂欢节” <wbr>(下)

我参加过不少日本的“祭”,但绝大多数都是由某神社主办的宗教性质节日,像德岛的“阿波舞祭”这样以政府和民间组织一起以空前的投入举办的祭并不多见。即便是非常爱凑热闹和排队的日本人,能凑到150万人参加一场地方性质极浓的传统节日之中也实属不易。阿波舞或许是日本人带给全世界的一本有关于“传承”的教材,如何将一个持续了几百年的传统印刻在一代代的年轻人心里,而不是随着一代代老人的离去而逐渐被人遗忘,让一个民族几百年都能因为同一个舞步,同一种演出而全民欢笑,可能目前也只有日本人做得最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教育在线  

GMT+8, 2018-2-22 11:07 , Processed in 0.35937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shixin.org.cn X3.3

© 2001-2019 shixin.org.cn Designed by shixin.org.cn

返回顶部